暫時無題

站在向上的手扶梯上,我思考著地面上的景物會是什麼。
我意識到這是一場夢境,但我異常愉悅的心情,也讓我突然意會到自己是不是要前往誰的家,或者是要去見到誰的赴約。
正當我這麼想著,手扶梯也到了地面的平臺。
我從涼爽的陰影下走到了一片黃土地面上,場景截然不同的感覺,卻在現代感十足的手扶梯設計和這尚未鋪過柏油的乾燥土壤宛如置身鄉村小徑上的夢境結合的理所當然。
抬頭四處看看,周遭環境的確是濃濃的綠意盎然,花草樹木,但奪人視線的是一間看似童話般的白色木屋。
而被樺木矮柵欄圍起的院子裡,有個人影,他帶著溫柔的笑向我走來,花了好像很久的時間我才反應過來,這種看起來眼熟的情景,還有這個過份熟悉的人是誰。
正確來說他不是我真實認識的人,但我明確地知道他是我的某個重要的人。
他牽著我的手對我說,路途遙遠,辛苦你了!
本來有很多想說的話、想問的問題,但我想起來這只是一個夢境,無論我做了什麼,這些都不一定會再有機會繼續下去,就算只是對眼前的夢中人一見鍾情也無法開口告白,因為這是一場註定無效的戀情。
所以我,決定享受這個夢的美好。
夢境裡的時間很快,即將離別時我對他說希望他別開口說讓我走,讓我自己漸漸退出這個地方,然而他並不明白。
離開的時候突然下起雨來,刮著狂風,我帶走了他的傘,即使腳步在移動心情卻還是想留下來。
我在他沒發現的時候偷偷地離開,也不想向他道別。
狂風豪雨讓我寸步難行,也掩飾我心碎的表情,依依不捨地想回頭再看一眼這個白色木屋的依戀,卻看到他追出來看著我。
「啊……」
沒有對話,在他的眼裡我看到了一樣的不捨,足夠了,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在夢裡談了一場大雨般的戀愛,滲透心靈的滿足和幸福感,我撐起傘讓狂風把我拉到空中,我在他眼前被吹走了。

评论
热度 ( 2 )

© 烏西里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