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期妄想段子之二

#YOI同人

#盡量原作向,盡量不崩

#比上篇長一點的段子,只有糖

#維勇成分+尤里奧,俄羅斯定居中

#奧塔別克出現少許真的是少

#維克多視角

#菜鳥寫手,專業用語什麼的我都不知道

以上ok的話歡迎觀看。








4

尤里奧和奧塔別克偶而會視訊電話。

勇利和披集常常會在練習後視訊聯絡聊天。

維克多看著兩個yuri各自對著電話的另一邊開心的聊天,感覺自己有點孤單,突然想到了一個方法。

『尤里奧!』

尤里的手機裡跳出了訊息提醒,尤里奧臉上突然出現了厭惡的表情,奧塔別克問他怎麼了,尤里奧只是把訊息滑掉然後說著沒什麼。


『尤里奧~』

『你有看到對嗎?』

『你明明看到了嘛~』

『尤里?』

尤里奧終於開了房門向窩在客廳沙發上的男人大吼

「吵死了!維克多你到底想幹麻!」尤里奧狠狠地盯著他。


維克多只是拿著手上的餅乾問他說

「要吃嗎?之前粉絲送的禮物~」

回應他的是尤里奧的甩門聲。

維克多一臉無辜的吃完整包餅乾。


『勇利!』

『?』

『你要回家了嗎?』維克多一字一句的敲著手機。

隔了一陣子勇利才又發回了訊息。

『嗯,再一下下就到了。要幫你買什麼嗎?』

大概是正在收拾東西吧,勇利常常自己練到很晚慢跑回家。


『尤里奧生氣了』

維克多想著剛剛尤里奧炸毛的樣子直接告訴了勇利,想要吐訴一下。

這次又隔了一陣子,大概在慢跑中吧。

維克多抱著馬卡欽更陷進沙發裡。

『?怎麼了』

『因為我剛剛用訊息跟他聊天,但是他好像很不高興』

打完了一串文字,維克多又發了一個可憐兮兮的貼圖。

這次勇利傳得比較快一點,似乎是暫時停下來等著路燈信號。

『你們不是都在家裡嗎?』言下之意就是為什麼用訊息聊天。

『因為你們好像都很喜歡用手機聊天啊(´・_・`)』

維克多試著用一些可愛的文字符號,很滿意地傳了出去。


維克多等了很久,勇利還沒有回應他。

是不是正在慢跑中忘記看手機了呢?維克多心想。

正要放下手機,勇利這時候又回了訊息。

『維克多想要跟我們用手機聊天嗎?』

維克多看著勇利的訊息框還在輸入中,焦急地等著勇利的回應。

但是原本在跳動的訊息輸入中又消失了。


『勇利?』

『你剛剛要打什麼嗎?』

維克多連續打了兩個問號,但是勇利沒有回應。

然後維克多看著沒反應的手機呆愣著。


然後玄關出現了一些聲響,勇利到家了。

「勇利?」維克多往玄關的方向看去。

勇利看起來比起慢跑更像是全速地跑回來的。

維克多幫勇利倒了一杯溫開水。

馬卡欽興奮的在勇利腳邊晃來晃去。


「維、維克多...那個,我們不是住在一起嗎?」勇利有點羞赧地開口

接過維克多遞過來的水杯喝了一小口。

「?」維克多露出一臉不解。

「...所以有什麼就直接面對面說啦。」

勇利接著說著,一邊觀察維克多的反應,

「因為披集他們都不在身邊嘛,所以只能用手機聊天嘛...維克多?」


維克多突然蹲坐了下去,勇利還以為他不舒服,有點慌張地把水杯擱在鞋櫃上,努力低頭看著維克多埋在膝蓋中的表情。

“啊...我這樣好像在怕朋友被搶走的小孩子一樣,好丟臉啊。”

維克多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更努力地低著自己的頭。

馬卡欽以為維克多在跟勇利玩,很高興地繞著兩人打轉。


「啊,豬排丼,你跟維克多吵架嗎。」

尤里奧剛好出了房門帶著自己的愛貓,不帶情緒的說著,大概是在說著歡迎回家一樣的招呼那種意思。

然後無視勇利慌張的樣子,默默的走到客廳像是要找什麼。

「喂!維克多,你自己不是說有餅乾可以吃的嗎!你自己吃光了是怎樣!」

從客廳的垃圾桶看見剛才的餅乾包裝,尤里奧又不滿的對還窩在玄關的兩人不滿的說著。

尤里奧的愛貓從他的懷裡跳了出來,有點不屑的臉看著一下玄關方向,又默默地走回了尤里奧房間。


勇利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還想著:維克多繼續蹲在玄關自己就進不了門啦。

馬卡欽繞著維克多,好像很高興的在維克多身邊一直觀察主人的樣子。


「維克多你沒事吧?哪裏痛嗎?」

「喂,維克多你在裝死嗎?餅乾拿出來啊!」

「汪汪!」

“我還真是幸福啊。”

維克多的內心感到滿滿的。











嗯...本來想寫同居的溫馨生活

怎麼有點人物崩崩的感覺,我的腦子不太好了...

我的維克多怎麼有點可愛啊(媽媽笑容

嗯,TBC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烏西里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