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棒的提案/短篇

#YOI同人

#比想像中的私設多一點,同居梗

#盡量揣摩他們在我心中美好的樣子

#維勇+尤里奧,我太愛小毛W

#無視賽程線的規定,就是某天的某個當下

#成熟的戀愛聽起來好令人嚮往  但我是戀愛零經驗

#年末了想被閃歡迎歡迎 自虐嗎

以上可以,歡迎觀看喔











維克多感冒了,因為偷吃了尤里奧的冰淇淋又喝了點酒,沒有蓋好被子睡覺。

「活、該!」尤里奧一氣之下又去買了兩桶冰淇淋囤貨。

「嗚嗚...尤里奧,我也想吃。」維克多裝可憐想要討口香草冰淇淋吃。

看著一個幼稚的成年人覬覦自己的冰淇淋,尤里奧打了通電話給在外面的同居人,拖著哭喪臉的維克多去看了醫生。勇利接到尤里奧的電話,隔天一早就搭了飛機回到俄羅斯三人同居的租屋。



剛剛結束和披集在泰國的觀光旅遊,勇利一回來發現兩人的衣服都還沒洗,足足囤積了一星期的量,兩人的答覆竟然是因為衣服還有很多所以不用洗。

勇利認命的當起了家政婦,順便打掃了屋子。

維克多的房間裡看上去很整齊又有點冷,但事實上因為東西太多,基本上會使用到的衣服都會掛在櫃子外面的掛衣架上,現在是時候要整理一下換季的衣物出來了...


「...我的房間就不、用、了!」

尤里奧像是青春期的少年不給媽媽進房間一樣,死守著房間的私人領域。

勇利看著尤里奧自己回到房間把要洗的衣服拿出來,再緊緊關上門自己開始了大掃除。

回到自己的房間把一些被單枕套換掉,發現太多要洗的東西,問了維克多還能不能開車,維克多表示要出門很樂意,然後兩人把大部分的衣服裝起來帶去洗衣店裡。





「泰國好玩嗎?」維克多隔著口罩模糊的問著勇利。

「嗯,披集帶我去了好多地方...」勇利抱著自己的衣物,看著前方的路況回答著。披集很熱情的還要勇利下次跟大家約著再一起去哪裡玩。

「勇利,很開心嗎?」維克多帶著一點鼻音,溫柔地問著。

「嗯。很高興...」勇利很肯定的說著。

兩人在車上沒說話,默默等著交通號誌變號。


勇利總覺得維克多好像有話要對自己說,但是維克多總是很溫柔的什麼都不問也不會要催促自己,只是靜靜地待在身邊等著自己先說起。

等兩人把換洗的衣物依照份量的塞進相應的洗衣機裡,再把一些要乾洗的衣物交給了看守的店員,把一些盧布換了收據,勇利問著維克多有沒有想要去哪裡?

「那我們去海邊走走吧?」有點意外勇利的邀約,維克多想著一直想跟勇利一起去看看那片會想起九州的海岸。






車子開沿著西岸高速公路,會看見一片天海一線的藍。

勇利和維克多走到海邊,幫維克多拉緊衣領怕他吹了海風回去會發燒。

「像在九州時的感覺呢。」維克多任由勇利幫他打著圍巾的結。

「維克多也還是維克多呢,跟那時候一樣。」勇利和維克多並肩著走著海岸道路。

「是嗎,勇利倒是變了不少呢!」維克多隔著口罩有點嬉笑的說著

「勇利變得更加自信了,果然還是自信點好呢...」看著海上多變的雲向,光影透過層疊的雲打在地面上的溫度,交錯在沙灘上後又漸漸消失。

「是維克多給我的啊,只有維克多能給我的。」勇利臉上溫柔的眼神一直看著遠方的海平面,隨後轉過頭看著維克多。




勇利主動牽起維克多的手,溫度隔著手套也可以感覺到溫暖正緩緩傳過來。

維克多的表情似乎像在他們第一個世錦賽時,逛街後在教堂外的那天,一種守護著、等待著的溫柔視線看著,勇利把維克多的和自己的右手手套脫下來。

「雖、雖然、維克多給了我很多,我卻只能給維克多我的時間,但我想給你更多,想一起去更多地方,想要一起練習新的舞,想要和你一起...」

勇利說著低下靦腆的臉頰,摩挲著手掌和指尖的溫度,想要讓手上的溫度熱一點。

「感覺只要有維克多在,做什麼都好。」勇利說完了想說的,靜靜地撫上維克多手指上的戒指。

勇利看著戒指一陣子,就在維克多以為他不打算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勇利像是做了什麼決定,用著緩緩的語調說著

「...但,如果有一天,維克多覺得累了」勇利用拇指和食指出了一點力把戒指轉鬆,維克多的手不自覺地抽了一下,反握緊了勇利的手心。

「...勇利?」維克多用著有點不確定的語氣喊著名字。



勇利沒有繼續鬆開戒指,抬頭看著維克多笑了,安撫維克多握緊自己的手。

等維克多緩緩鬆開捏緊的手心,勇利先是繼續說完話

「如果你累了,我希望我可以成為維克多的依靠,那時候...」

勇利說著令人醉心的話語,那是維克多聽過最令他心動的提案。






兩人又在海邊走了一下,等時間差不多了,維克多開著車子載著勇利去把衣服拿回來。

維克多突然想到了什麼,笑了起來。勇利問他想到了什麼笑出來

「到時候還得先幫尤里奧找間新房子。」維克多笑著說,想到尤里奧炸毛的像隻被踩到尾巴的貓的反應就感覺很好笑。

「...或著,跟我回家?」勇利帶著微笑看著維克多想像尤里奧的反應,說著像是要去哪裡旅行一樣的提議。



維克多不得不在下一個號誌變成綠色之前,拉下口罩向坐在副駕駛座的人給予一個甜蜜又深邃的親吻,看著勇利又像一個燒紅了的水壺,維克多帶好口罩,當作稀鬆平常的事開著車,開始向勇利稱讚起來



「真是太棒了!勇利,不管是剛才還是現在這個提案,你總是最棒的解答呢,你可得小心別被我傳染囉。」

「#@%@#%^&維克多...」勇利覺得自己的臉像是燒紅的蝦子。






一進門就被尤里奧審視的兩人。

尤里奧看著維克多那過於興奮的行為還有語氣,看起來就像是感冒已經好了,反觀勇利出去回來之後臉上總是帶著紅霞的臉頰,尤里奧想著這兩個人一起出去還能把感冒互傳給對方啊,真是令人不省心的兩個蠢蛋。

「バーカー。」








尤里奧的語氣說著巴嘎超可愛的

希望大家有被閃到

评论
热度 ( 47 )

© 烏西里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