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e ball,御澤

#超突然的入坑超突然的發文

#CP是御澤夫夫

#設定頗隨便的、且短小

#時間在這次夏甲後,御幸要畢業了(說好不提

#不怕官方打臉系列

#所以澤村到底是不是王牌這個問題交給寺嶋爸爸囉

#棒球知識還是胚胎等級喔

#文筆很弱喔...

#以上,不喜者回上頁囉












結束了,和他組投捕第二年的夏天。


如願以償的打贏了比賽,用我們最優秀的作品,投完了最後這一局。

看到他結束了比賽之後依舊興奮難消的神情,還有對後方守備的大家開心的大吼大叫的樣子,在他身邊慢慢聚集起來的人帶著難掩的笑容對他拳腳相向。

「吵死了。」跟他同一個宿舍的倉持絲毫不手軟的壓下了他的帽沿,又補上了一個後踢擊。

站起身,把臉上的防具拿在手邊,那最後一球還老實地握在左手手套裡。

還真是有精神啊。但自己不禁也這麼覺得,明明剛才比完一整場的比賽,卻還想要比更多場比賽,不想跟他們一起搭擋的時間就到了這裡。

「列隊了!」裁判說著。



回到宿舍之後幾天,第一次在休息的時候遇到他一個人沒在慢跑自我訓練,雖然監督說這幾天先休息回復體力,但眼前的這傢伙從來沒停過晚上去慢跑訓練過,所以很稀奇。那傢伙站在宿舍的走廊東張西望好像在找什麼?

「御幸前輩!」過分有精神地打著招呼。

有些猶豫的還是問了他在幹麻。

「喔,我剛剛在這裡看見了一隻貓但是牠跑太快了所以現在不見了,我怕會驚動到各位學長們所以正在抓...」露出貓眼,義正嚴詞的說著自己正在做什麼,我都沒力吐槽這傢伙的傻勁了。


「你今天沒有去跑步?」還是問了。

一邊走在廊下的走道上,口袋裡掏著零錢想著等下要買杯飲料。很自然的,澤村一定會跟上來,他一直都是那樣的,很喜歡跟上跟下的要練球。

「對了!我是要來找隊長大人的!」好像是忘記了原本要做的事情,現在才突然想起來,但是不是慢跑?

「找我?今天監督說了要休息喔,我不接你的球。」頓了一下,又繼續走著,走到了販賣機前面的時候,澤村才繼續說著。

「不是!再說你不想接我可以去找...找由、由井!」急著要反駁自己不接球的態度,根本忘了監督說不准他過度訓練的事,還忘記了後輩的名字。

「重點不在那裡好嗎...」弱弱的回了一句,一邊看著販賣機裡的庫存,常喝的那個沒了。


「你、你不要轉移話題!總之!我是來找你的」澤村對自己用語總是不敬已經見怪不怪,好像從來沒有把我當成他的前輩啊,這傢伙。

按下了按鈕之後,鐵罐被推下軌道,掉進了移動的輸送盒中,燈滅了之後伸手進去把飲料拿出來。

轉頭看著澤村好像正在等著要談事情。

「你要去房間裡談嗎?」撥開鐵罐的拉環,清脆的開罐聲就是話題的開始。

澤村搖頭說著沒關係只是問個問題。


「這次...我的表現怎麼樣?」問了一個沒頭沒尾的問題。

「哈?」這傢伙是在問什麼?...是指這次的比賽嗎?

澤村似乎有點惱火的瞪著自己,又說了是指這次比賽的球投得怎麼樣。

我大概猜想到了他會問這次的檢討,但是沒想到他會單獨來問自己的投球表現如何,但是澤村就是這樣一個像怪僻球的投出,不盯緊點就漏接了,當然,不包括自己就是了。

但是要說他的表現如何嘛...上半部的比賽有些球投壞了,大概是被對手挑釁了,雖然失分並不多,而且我們也在進攻時把比賽的節奏搶過來了。下半部就回復了自己的水準,也投出了不錯的球,該做到的他都做到了,應該說他也成長了不少吧。

自顧地回想著整場比賽的投球內容,澤村又爆發了一次。


「御幸一也!你有沒有在聽啊!」澤村咬牙切齒地握緊拳頭,感覺要是回答沒在聽就要被揍了。

「嘛...表現得還可以啦。」有些表現得無所謂的說著。

其實最後那幾球真的很精彩,俐落的投出動作、補位也很快,可以說是很精采的表現。

澤村似乎對這樣的回答感到有點失望,但是他只是回復一般的樣子,盯著自己的表情,看到那副想懷疑反駁又猶豫的表情,差一點就要笑出來了。

「是嘛...」澤村低頭看著自己的左手,假裝握著一顆棒球的樣子。

那個是Number7的拿法,他最厲害的一球,就是那場比賽的最後一球。


「最後那球...」我斟酌了一下說法「投得很有你的個性喔。」我對他說著。

「是、是嘛!」澤村好像很高興的樣子,眼睛亮晶晶的抬頭看著自己。

「最後那球,我可是灌注了全部的力量在裡面喔!話說...」澤村露出得到糖果一般的表情笑著,而後又轉為一幅對平輩招呼的表情說著。

「你要稱讚就沒有更好的說法了嗎?直接說我投的很好不行嗎?你這個小氣鬼、臭四眼!當隊長可不能這樣喔!我澤村大人可以體諒你孤僻的脾氣,但是你這樣會交不到朋友喔!...」

不阻止他就會滔滔不絕地開始對自己沒大沒小的說著。

把喝完的飲料丟到回收垃圾桶裡,回頭回了他。

「你說誰孤僻啊...你這樣對長輩說話沒大沒小的個性也該改一改了吧,等你出去社會的時候就不要怪前輩沒提醒你啊!從第一次見到你就對東前輩無禮的時候,我就該知道你這傢伙絕對是一個大笨蛋啊...」

「你說什麼!」澤村瞪了自己,嘴裡說著不准再喊他笨蛋。


有一句沒一句這樣沒營養的對話,一邊走回宿舍的樓下,倉持剛好走出來準備和前園跟小湊去室內練習球場,遇到了就順便要求自己也跟去看一下動作。

「雖然說了不准練習啦,但伸展一下總可以吧,一天不動總覺得怪怪的。」倉持說著,結果這樣一群人又走到了室內練習場,發現降谷跟阿憲和一年級的傢伙們早就在裡面了。澤村看到奧村少年在幫降谷接球又是說了幾句,然後嚷著自己也要投球,被兩人直接的拒絕了。

喂喂、監督說了要休息都沒人聽啊。

笑著看這群鬧騰起來的傢伙們,總覺得自己好像正在一點一點的失去這些時光。感嘆一下就覺得自己真的太孤僻了,沒想到竟然會被澤村說中了,自己好像真的沒有朋友,除了棒球以外的生活完全是枯燥乏味。


「御幸前輩,這兩年以來我學會了很多事啊!遇到了克里斯前輩,在師傅的指導之下努力地成長,還有面對強大的敵人可怕的打線...我那時候有上來東京真是太好了!」澤村突然說著像是在告白的話,和他招牌的笑容一起在眼前閃閃發光。

他什麼時候到自己身邊的,他從哪一句開始的話題,他為什麼突然說著這些話,雖然莫名其妙,但是卻有種被澤村推了一把的感覺。

這傢伙真是怪僻球啊...

「你以為那時候沒有遇到我你還會在這裡嗎,可能早就被東前輩打哭回家囉。」忍不住想起那時候的球路,自己忍不住竊笑起來。

「喂!不要把人看扁好嗎...我才不會哭咧。」澤村越說越小聲,「反正我就是為了讓你接我的球才進來的,其餘的事不重要啦。你不要在偷笑了很噁心誒!」

最後還是免不了又被他那停不下來的聒噪逗笑。

澤村是個厲害的投手,從遇見他的第一次就知道。原來才兩年他就已經進步了這麼多,雖然直到最近都還是一個棒球笨蛋,整天嚷著當王牌的那時候,他也是一步都沒有停下來努力跟上這個隊伍,能夠當這傢伙的捕手實在太有趣了。


啊、想到了一個壞點子。


「澤村,難道你不想知道甲子園之後的棒球嗎?」自己的臉上大概露出了奸詐的表情吧。澤村用很認真的表情聽著自己說的話。

「雖然你的球可以對付得了甲子園裡的打者,難道你不想去試試看職棒嗎?」跟他組投捕的時間雖然只有兩年,自己一邊說著一邊不禁會想,這傢伙要是可以在職棒裡走得出他自己的路,那會是怎麼樣的球呢?

忍不住扯開了嘴角笑著,因為澤村那雙眼睛正在發亮的看著自己,他大概正在用他那的小小的腦袋努力地運轉著、想著自己的棒球能不能走到那裡吧。

哈、這傢伙完全上鉤了啊。

「所以啊」回敬他一個笑臉,一邊說著「你要追上來喔。」







FIN_

评论
热度 ( 23 )

© 烏西里蘇 | Powered by LOFTER